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哀“秦裕”

12070

哀“秦裕”

夏雨岛

 

 

825下午,我正在忙家务,突然接到一个校友的电话,劈头就是一句:“秦裕出事了!” 我心里顿时一沉。

“你怎么知道的?”我急忙问。“新浪网上登的。”

 

于是,我赶紧去看新浪网。果然有一则新华社的消息,很简短,称“有关门部在对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问题进行核查中发现,中共上海宝山区委副书记、区长秦裕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

 

“这下秦裕可彻底栽了!”我心说。虽然我对此早有预感,但万没想到竟来的这么快!

 

没几天,又有熟人传来消息:上海当局已在一定范围内传达了秦裕的案情,称他不仅有经济问题,而且生活糜烂。

 

之后,我又陆陆续续得知了一些有关秦裕的案情信息。海外报导称,他一家有五套房子,面积将近一千平米;还有的报导称被中纪委逮起来后,他一开始嘴很硬,但待办案人员给他看了一盘录像带后,立刻就瘫了,接下来,竹桶倒豆子,什么都招了。原来,这盘录像带拍的是他与不法商人张荣坤提供的女人在宾馆淫乱的场景。

 

在网上搜了一下才发现,秦裕是725才在宝山区五届人大五次会议上被补选为宝山区区长的。像所有“当选”的官员一样,在这次会上,他也发表了自己的“施政纲领”,表示在区长岗位上,将做到“三个始终坚持”:“始终坚持革命工作的激情和冲劲,求真务实、真抓实干……;始终坚持把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的利益作为衡量政府工作的唯一标准……;始终自觉接受人大代表及区人大的监督,勤政廉政、严格自律。”

 

对比已经披露的案情与这个官味十足的“施政纲领”,一眼便能看出,此君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是个典型的口是心非、男盗女娼的贪官!(秦裕曾在 1994年出版的《忏悔与虔诚——论道德真诚》中写道:由于多年从事伦理学的教学和研究,自己也置身于这个“圈子”的缘故……对“伪君子”和“假道学”有着切肤之痛。如今读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不用说,当今大陆百姓最恨的就是这种贪官,但作为与秦裕有过交往和感情的校友,得知他的落马与秽行,我们心里更多的倒不是憎恨,而是悲哀。

 

当年与秦裕有过交往,特别是对他比较了解的校友都知道,学生时代的秦裕是个典型的书生,与后来的“贪官” 秦裕完全不是一个人。

 

据说八十年代中期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曾有两大才子,其中之一就是秦裕。那时的秦裕虽然在校园里很得宠,但他天性本分,腼腆内向,从不以才子自居,待人接物十分谦和,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因为品学兼优,大学毕业后,他顺利的被保送为本系的研究生,读的是伦理学专业,导师是全国著名的伦理学专家周原冰先生。拿到硕士学位后,秦裕如愿的留在哲学系当了老师,教的就是伦理学。

 

留校期间,秦裕沉浸在八十年代那种自由、开放的学术空气中,读书、写文章,几乎成为了他生活的全部。1992年,他在《读书》杂志发表文章《“经济人”行为的道德评价》;1993年,在《江西社会科学》发表《论现代西方伦理学在思维方式上的转换》;1993年,翻译出版了美国女哲学家、伦理学家爱因.兰德的《新个体主义伦理观》;1994年出版个人专著《忏悔与虔诚——论道德真诚》……由于学术成就突出,1994年,只做了6年教师的秦裕就获得了破格提副教授的机会。

 

当教师的那几年,我们与秦裕还时常见面,没人发现为人师表的秦裕与学生时代的秦裕有什么不同。

 

现在回忆起来,秦裕的变化是从他步入官场,当上了陈良宇的秘书后开始的。我不止一次的听当年曾与秦裕过从甚密的校友抱怨过,他们偶尔与他联系,想聚聚时,他都以一个“忙”字推辞了。有的同学好多年没见,从外地来上海出差,特地打电话给他,想见见老同学,他仍是一个字:“忙”。“再忙也不至于忙到见一下老同学的时间都没有罢!”大家都这么说。

 

那么,这些年他都在“忙”什么,以前大家不甚明了,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他老兄是在官场中忙着“爬”与“混”啊!正是这种肮脏的官场政治一步步的改变了秦裕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使他在权钱色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从一个老实本分的书生渐渐变成了一个为人不耻的贪官。

 

这已经足够令作为校友的我们为他悲哀了。但在我看来,最可悲的还不在于此,而在于他最终沦为共产党权力斗争牺牲品,被其抛弃的命运。

 

从目前披露的案情来看,秦裕侵占的财富不算少,也不算太多,在今天的大陆官场,像他这样水平的贪官可以说多的去了。为什么许多比他更黑的贪官至今没事,他却一下成了“反腐败”的祭品?为什么之前他一直平安无事,现在却突然落网?了解此案背景的人都知道,这跟中共高层近期的权力斗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秦裕长期担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秘书,是陈的心腹,而陈是“上海帮”的主要干将,他们的后台老板则是江泽民。胡温当权后,以江泽民为后台的“上海帮”一直处处做梗,但随着江的势力越来越衰弱,胡温的羽毛越来越丰满,最终促使胡温决定扳倒“上海帮”。就像当年江泽民扳倒陈希同是先拿秘书开刀一样,这一次胡温也是故伎重演。因此,秦裕落马之后,许多人都预测,陈良宇快完蛋了。不久,果然如此。

 

试想,如果秦裕没有涉入这场权力斗争,或者如果他不是“上海帮”的走卒,而是胡温的人马,他还会遭此一劫么?

 

所以,作为贪官的秦裕固然可憎,但更可憎的是共产党。正是共产党的官场政治让他从一个本分书生堕落为一个不为人耻的贪官,并由官场红人最终沦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1992年,秦裕曾在《读书》杂志上以“漂泊的心”为题,描写康德。在文章结尾处他感慨说,“历史与文化就像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放眼回溯,风流人物与庸常之辈泥沙俱下、灰飞烟灭,惟有漂泊的魂灵生生不息。”

 

今日的秦裕已是失去自由、度日如年的“阶下囚”。回想自己的一生,他一定会有更多的感慨,包括悔恨。但感慨也罢,悔恨也罢,如果他到现在还没明白是共产党毁了他的一生,那才是最令人悲哀的呢!

 

仕途完结不足惜,成为共产党的殉葬品才最可惜。

 

作为校友,我们殷切的希望秦裕能从此幡然醒悟,彻底抛弃中共。这才是他今后应该选择的人生,也是唯一能使他脱胎换骨,迈向光明之途的人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