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一堂难得而精彩的政治课

23638

一堂难得而精彩的政治课

周宇新

 

 

中国“两会”历来就是个大舞台,每年都不乏夺人眼球的雷人表演。远的且不说,最近几天湖北省省长李鸿忠的“变脸”就相当精彩。

38,在京参加中共全国人大的李鸿忠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言之凿凿地表示,对于该省去年发生的邓玉娇案、石首事件等负面事件,不怕媒体报导,只要报导客观、公正就好。他还表示,湖北省欢迎媒体监督。

 

看罢这则新闻,恐怕许多大陆读者都会觉得这位省长是个蛮开明可亲的高官,身处信息封锁世界的他们哪里知道,就在前一天,同样是这位省长大人,却演出了与他上述冠冕堂皇的讲话截然相反的另一幕。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37,李鸿忠在京接受媒体采访,谈论湖北的经济发展形势。当听到人民日报下属的京华时报女记者刘杰关于如何看待邓玉娇的提问时,这位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省长大人马上阴沉下脸,一言不发,现场气氛降到零点。此时,李鸿忠伸出左手抢下刘杰的录音笔,随后迳直往贵宾厅大门走去,快到门口时,他又回转身体,质问刘杰道:“你哪个媒体的?”刘杰回答说:“《人民日报》的”。这下李省长更怒了:“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

 

还有比这更辛辣的讽刺吗?这边厢温家宝“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话言犹在耳,那边厢堂堂的省长大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蛮横霸道地质问和威胁敢于直言提问的记者,并当众抢走采访器材,但李鸿忠显然没有料到的是,知情者很快将他的这番言行在网上曝了光,而且立刻引来了网民们的一致炮轰,纷纷要求他道歉或者下台。面对这种情势,接下来的两天里,自觉失态的李鸿忠不得不在媒体面前竭力装扮出一付开明大度与和蔼可亲的样子,试图以此挽回失去的面子。

 

据说,川剧中有一手绝活叫“变脸”,精通此术的演员在台上把脸一扭,脸像就变成另外的了,甚或有些顶儿尖儿的人物,脸都不须扭,只稍稍一抬、一晃,便把脸变了。莫非,李省长也是精通这手绝活的高手?这不,时隔才一两天,昨天还那么蛮横霸道的他今天竟然一下变得如此开明大度,和蔼可亲,让人不得不叹服他“变脸”的速度之快。不过,既然已有众目睽睽下的公开威胁在先,事后再变得怎么开明大度,和蔼可亲,恐怕都无法取信于人了。

 

试想,如果李省长真地“不怕媒体报导”,“欢迎媒体监督”,第一天怎么会那么蛮横霸道地质问提问的记者“你哪个媒体的?”“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并且还气势汹汹地威胁对方,“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藏在李省长这番话背后的潜台词很清楚——党报记者是“党的喉舌”,当然不该问类似邓玉娇案这样有损政府形象的负面事件,而应多采访所谓的正面新闻,站在党的立场上正确地引导舆论。你不这么做,说明你立场有问题,当然要“找你们领导去”告状,兴师问罪了。这究竟是在欢迎媒体监督还是在压制媒体监督,岂不是太清楚不过了。

 

为了修补受损的形象,李鸿忠在事后接受采访时竟然还不惜玩弄字眼,将自己前一天对女记者气势汹汹的质问和威胁说成是“我请教她‘您是哪个新闻单位的’”。省长大人,你可真是会开玩笑,有这么“请教”的吗?什么是质问和威胁,什么是请教,你难道真的不懂?

 

至于李鸿忠对夺走女记者录音笔的解释就更站不住脚了。按照他的讲法,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担心”她“不是记者”,“把录音笔拿去看看了,看看是什么内容”。李鸿忠身为中共高官,又当了多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不会不知道历年的中共“两会”都有严密的保安措施,能够到会采访的记者都是经过当局层层审查批准的,都有官方颁发的采访证,如若不然,别说是采访,就是想迈进人大代表驻地的门也绝无可能。对此,李鸿忠当然心知肚明。所谓“担心”提问者“不是记者”,显然是句蒙人的谎话。说穿了,他之所以要夺走提问记者的录音笔,绝不是“担心”她“不是记者”,而是怕录音笔录下的内容一旦公布出去,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他对媒体监督的真实态度。

 

按说再大的官员也不是神,难免一点错不犯,关键是犯了错之后敢不敢于认错改错。但极权体制下的中共官员当然是不会这么做的。别看他们平时动不动就把“公仆”挂在嘴边,可他们何曾向普通百姓低过头。这不,当记者向李鸿忠提到“许多网民要求您向记者道歉,您怎么想?”“您觉得不用道歉?”他不但没有道歉,反而还把事情混淆成似乎是记者本该向他道歉,只是因为他这个当领导的宽容大度,才不跟年轻人计较了。

 

什么是共产党的蛮横与虚伪?李鸿忠在媒体前的这一连串表演等于给我们上了一堂难得而精彩的政治课。

 

无独有偶。如此蛮横与虚伪的中共官员绝不只有李鸿忠一人,从党魁大佬到基层小吏,可以说历来比比皆是。远有当年喷着吐沫星子斥责香港记者的江泽民,近有质问记者“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的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其言其行可谓如出一辙。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蛮横霸道一次又一次地戳穿了中共的民主高调。如果有人还以为这些家伙真会“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那实在是太天真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