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官民关系的真实缩影

25433

官民关系的真实缩影

周宇新

 

 

在中国的官方宣传中,政府官员和老百姓的关系一向被定义为公仆和主人的关系,一方面公仆忠心耿耿地代表着主人的利益,全心全意地为其服务,另一方面主人则表现出对公仆毫无保留的拥戴,发自肺腑地感激他们。在各种公开场合,政府官员更是言必称公仆,处处摆出一副唯老百姓是从的谦恭姿态,而面对政府官员,老百姓常常也很识相地做出一付拥戴感激的模样。可现实中的官民关系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政府官员根本就不把百姓放在眼里,鲜有不高高在上以主人自居的,而百姓大多视政府官员为骑在他们头上的官老爷,不但对其不满,甚至不乏仇恨。最近发生的马鞍山6·11事件,可以说就是这种关系的真实缩影。

 

据媒体报道,611日傍晚,马鞍山市花山区旅游局局长汪国庆夫妇开车途中蹭到了马鞍山二中学生胡某。按说,这不过是桩小得不能再小的交通事故。没想到事发后汪国庆竟冲下车,狠狠地打了胡某一记耳光。一位当时在场的小贩事后回忆说,“我站在他们对面50处呢,我都听到了大巴掌的声音,真的声音很响。”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汪国庆的妻子从车上下来后,不但不劝架,反说“打得好!”而且气势汹汹地讲:“我是机关干部,我知道你们是二中的(从校服看出),我找人到学校整死你们!”这句狠话当即激起了周围群众的不满,他们很快便将汪国庆和他的车围堵了起来。这下汪国庆火了,开口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这话气得在场群众更加义愤填膺。随后警察到了现场,汪国庆被拉进警车躲了起来,但愤怒的群众坚决不让他离开,非要他赔礼道歉不可。冲突由此升级,围观和围攻的人也越来越多,迅速升至几百、几千,把整个大街堵得水泄不通。显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由原先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迅速演变成了一起典型的官民冲突,而造成事态突变的关键无疑是汪国庆夫妇口吐狂言。

 

不用说,汪国庆也好,汪国庆的妻子也好,事发过程中都不是在一本正经地做报告,谈工作,他们说的话都是脱口而出的即兴之言,正因为如此,才毫无掩饰地反映了他们内心深处对于官民关系的真实看法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当汪国庆说出这话时,他是在旗帜鲜明地告诉他周围的群众,别真以为你们是什么主人,那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我们手里有权,真正的主人是我们,所以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打人就打人,想骂人就骂人,没人能管得了。谁敢不听我们的话,挡我们的道,看我们怎么收拾他。而汪国庆妻子的话实在就像是在为丈夫做补充说明。所谓“我是机关干部,我知道你们是二中的(从校服看出),我找人到学校整死你们!”那意思不就是说,什么是“干部”?“干部”就是有本事“找人”去“整死你们”的人。明白了吗?!

 

可见,在汪国庆夫妇的眼里,“领导”就是为所欲为和不受约束的通行证。凡是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清楚,这种“领导通吃”和“领导无条件有理”的潜意识,绝不是他们个人的幻觉,而是当下中国政治生态的如实反映。大到国家,小到一个普通单位和村庄,中国各级官员在他们各自的权力领地内,谁不是一手遮天,为所欲为,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汪国庆局长大人当然不会例外。

 

换个角度看,在场群众对汪国庆夫妇的不满和愤怒不也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这一点吗!试想,如果真象“党和政府”和官方媒体一贯所吹嘘的那样,共产党的干部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当他们的车蹭到普通行人时,肯定会主动跟对方赔礼道歉,绝不可能像汪国庆夫妇那样嚣张和霸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场群众怎么会对他们不满和愤怒呢?群众之所以那么群情激愤,不单是冲着汪国庆夫妇来的,从深层次上讲,是因为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早就领教过了太多象汪国庆夫妇这样仗势欺人的官员,有太多的不满长期积压在自己的心中,那天恰巧又在大街上亲眼目睹了汪国庆夫妇霸道嚣张的一幕,于是他们无处发泄的怒火一下就被点燃了。当他们或怒吼,或拿起砖头和西瓜,纷纷砸向汪国庆夫妇的车和警车时,他们不仅是在用自己的言行明白无误地表达对汪国庆夫妇的不满和愤怒,也是在用自己的言行明白无误地表达对所有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官老爷们的不满和愤怒。

 

如果说到此为止不过是6·11事件的上半场,那么接下来发生的则是事件的下半场。两场戏角色虽有别,主题却都是官民关系。

 

将近4个小时后,当现场群众越聚越多,眼看这场群体性事件就要威胁到所谓的“社会稳定”时,以马鞍山市委书记郑为文为首的一班当地“党和政府”领导,才从3公里之外的市委市政府匆忙赶到现场,郑为文不得不当场宣布摘掉汪国庆的乌纱帽,并公开承诺:“我们会全力以赴地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坚决惩治肇事者,妥善处理此事,你们可以看市委市政府的行动,如果处理得不到位,你们来找我。”

 

显然,比之于汪国庆夫妇的霸道和嚣张,市委书记郑为文的这番表态应该说是很谦恭了,似乎还真有那么点对百姓负责的意思。但请大家注意,如果郑为文真地把群众当主人,把自己当公仆的话,真地想要“全力以赴地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当他讲完话,现场群众并未如其所愿对汪国庆藏身其中的警车放行,也没有马上散去,而是坚持要汪国庆出来公开道歉时,他理应耐心倾听和尽量满足群众的这一要求——不仅因为这是群众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也是一个完全合情合理的要求。然而他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逆民意而行,派出手持盾牌头戴钢盔全身武装的防暴警察和消防部队,强行驱散坚持要求汪国庆出来公开道歉的群众,并护送被堵警车离开。

 

可见,撤汪国庆的职也好,公开承诺“保护人民群众”、“坚决惩治肇事者”也好,都不过是郑为文在突发事件已经闹大之时不得不做给群众看的一种公开姿态,或者说是做出的一种有限的让步——“领导们”在这种时候通常都是这么做的,其真实目的并不是要“保护人民群众”、“坚决惩治肇事者”,而是为了尽快平息事态,以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至于影响到自己的乌纱帽。正因为因此,当这一招并未如愿奏效时,郑为文立马恼了。而当他指使手下强行驱散现场群众时,起初装出的那份谦恭已全然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此时现出的乃是市委书记大人说一不二不可冒犯的真容!可见他一开始的谦恭和承诺不过是在糊弄群众。对于这位做秀的官老爷,被激怒的群众当然要报之以同样的泉水瓶、砖块、西瓜等物了。

 

纵观6·11事件的全过程,郑为文和汪国庆其实并无不同,他们谁都没把百姓当回事,更没把百姓当做自己的主人,只不过郑为文是在台上作秀,讲的是冠冕堂皇糊弄人的官话,而汪国庆在私下里流露的则是自己的本性,讲的是赤裸裸的真话。至于现场群众,对他们的态度都是五个字:愤怒和吐弃!

 

如此官民,形同水火,一点火星就可能燃成燎原之势。还说什么公仆,什么主人,别搞笑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