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警察为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行凶?

26068

警察为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行凶?

周宇新

 

车水马龙的武汉市洪山路边,座落着“湖北最高官府”中共湖北省委的南大门。623,在这座大门前发生的一幕,以其触目惊心吸引了国人的高度关注。

 

当天上午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陈玉莲到省委大院办事,在门口打手机给省政法委某领导,这位身高不到1.6,体重只有82斤的瘦弱老妪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祸从天降,突然从大院里冲出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满脸横肉、人高马大的光头男人,照着她脑袋就是一拳,紧接着又猛踢了她腿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打人者:你干吗打人,我是省委的家属。”对方说,“就是省长老婆我们都打。”说着又踢了她两脚。这时,从大院里又出来5个人,个个身高都在1.8以上,他们把陈玉莲架起来,6个人围住她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几次把她打倒在地。陈玉莲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都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陈玉莲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他们打倒在地,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她两条胳膊,用类似日本相扑的动作,把她甩得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现场录像显示,这6名男子围殴陈玉莲长达16分钟。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家属告诉记者,录像非常清晰,施暴过程惨无人道简直就像一群疯狗。
 

陈玉莲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湖北省信访中心的公安室里。一个警察坐在我对面,把脚跷到桌子上,冲着我的脸-----我说我很不舒服,要上医院,一个警察就骂我,骂得很厉害,我-----在那坐了一个多小时,脑袋一片空白。送到医院后,陈玉莲被诊断为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她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呕吐腹泻不止,连续发烧,身心受到重创,半个月都不能下床。打我时,我还以为他们是黑社会的,后来听说他们的身份居然是人民警察,我感到非常震惊!陈玉莲说。

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号称“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共省委的大门口,“人民警察”都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行凶,可想而知,背地里,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的气焰将会嚣张到何等地步,他们的暴行又将残忍到何等程度?!

 

不信你可以去看看曾一度在网上广为流传的高智晟律师《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凡是读过这篇文章的人都无法忘记,“人民警察”对这位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勇士所施加的酷刑是多么惨无人道,远远超过了陈玉莲所受到的伤害。而在高智晟致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中所曝光的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种种兽性折磨,更是陈玉莲的遭遇与之根本无法相比的。

 

当人们了解了这一切后自然会问:这些警察为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行凶?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的明文规定,警察不准打人,违反者将受到处分。如果说个别警察肆无忌惮地行凶可能是因为个人品质恶劣,那么多警察都这样行凶显然就不是个人品质所能解释的了。这种群体性的现象说明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因为打人而受到任何处分,不但不会受到处分,甚至可能得到表扬,所以他们打人时才会那么得卖力。那么,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他们才会这样行事呢?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打人是领导的授意,是上级布置的任务。

 

据媒体报道,陈玉莲被打的当天下午,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这位打人者顶头上司的弦外之音很清楚:一是打人是正常的,只不过今天打错了,所以称误会;二是因为你不是一般上访群众,而是省委大院领导家属,所以误会了;三是打人也是工作任务。可见,打,不管是打对了还是打错了,都是领导授意的,都是上级布置的。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尚方宝剑,驻守湖北省委大院的警察才敢对陈玉莲和更多的陈玉莲们大打出手。

 

同样,高智晟被暴打也是“有关部门”精心安排的。至于广大法轮功学员的惨遭折磨,那更是出自江泽民和中共的旨意。正因为它们对法轮功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那些疯狂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才敢扬言:“我们不怕下地狱,不怕神形全灭”,“打死算自杀、病死。尤其是对那些不妥协、不‘转化’的要死整,不要怕,有党和政府支持,尽管执行!”

 

说到底,打人的是警察,授意打人的却是共产党的各级组织,是中共当局,正是因为它们的指使,警察们才敢肆无忌惮地对中国民众行凶。

 

至于中共当局为什么敢指使警察肆无忌惮地殴打民众,那是因为它是靠暴力起家的独裁政权。这样的政权不受任何约束,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它从来不把民众的权利和尊严放在眼里,不但不放在眼里,而且热衷于践踏它们,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权力欲。在它看来,打人还有另一个妙处,就是可以把恐惧植入民众的心灵深处,让他们不敢反抗,永远做自己的驯服奴隶。

 

试想,在这种政权的统治下,陈玉莲们被暴打的惨剧可能绝迹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