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自杀性增长”的又一样本

43457

 “自杀性增长”的又一样本

 

 

沧县小朱庄“红水”风波的看点,除了“红豆局长”和当地环保局20多年来一成不变的声称“水质达标”外,还有如今为治理污染将付出的巨大成本。

 

据媒体报道,经过环保专家的检测,小朱庄的“红水”已被证实问题严重,造成问题的直接原因是当地的土壤被污染了,而导致土壤污染的罪魁祸首则是建新化工厂二十多年来持续的污染排放。迫于巨大的社会压力,当地政府目前已着手对污染进行治理。

 

既然要治理,当然就有成本。那么成本会有多大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王浩告诉记者:“地下水的污染、土壤的污染,这个治理起来代价非常得高,并且过程很缓慢,要几十年的时间恢复。一般最好的方法是生化处理,就是利用微生物把降解逐步地恢复到正常,这个过程是很长的。”“现在要治理这个,反正十个化工厂过去的几十年的产值都是不够的,这点是明确的,就是化工厂可能这二十年赚了一个钱,但是它造成的环境代价要想恢复要三十年的时间,还要花十份钱。”这就是说,建新化工厂污染了20多年,治理起来却要30多年;这家企业赚了一份钱,治理污染却要花10份钱。换句话说,治污的时间成本是2030,经济成本是110。显然,这个说法如果不是出自专家之口,恐怕许多人都难以置信。但正因为出自专家之口,人们不能不信。由此重新审视建新化工厂对当地GDP的贡献,岂不是地地道道的得不偿失吗?

 

仅仅治理建新化工厂一个企业造成的水污染就要花费如此高昂的成本,那要治理全国那么多企业造成的水污染其成本之大可想而知。

 

就在一个多月前,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六年初步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得出的结果是,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几乎已无一类地下水。可以直接饮用的一到三类地下水仅占22.2%。中国公共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认为,要想净化已渗透到深层的地下水污染,需要一千年时间。至于需要多少资金,马军没说,但显然不会是个小数目。

 

此前早有媒体报道说,滇池周边的企业20年间总共只创造了几十亿元产值,而要初步恢复滇池水质(达到Ⅲ类水标准)至少就得花几百亿元;淮河流域小造纸厂的产值20年累计不过500亿元,而治理其带来的污染,即便只是干流全部达到最起码的灌溉用水标准(Ⅴ类)也需要3000亿元的投入,而要恢复到20世纪70年代的状态(Ⅲ类),则不仅花费是个可怕的数字,时间也至少需要100年!”

 

从更广的视野来看,如今中国被污染的又何止是水呢?在经济高增长持续了3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这个国家已可以说很难找到一片没被污染的纯净空间了。而要治理这一切,其成本显然要比单单治理水污染这一项高出许多!来自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的数据显示, 2010年中国环境恶化代价大约是2300亿美元(1.54兆元人民币),或占GDP3.5%,以人民币计算的话相当于2004年的3倍。2300亿美元是根据对生态系统的污染和损害所计算的成本,而这正是中国经济高增长所付出的代价。王浩院士说得好:“用单纯的追求GDP,不转变生产方式、不转变发展方式,还是单纯追求GDP造成巨大的环境代价、生态代价,这种发展模式不但是不可取的,而且实践证明也是行不通的。”

 

什么叫“自杀式增长”?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经济就是最好的定义。而造成小朱庄地下水被严重污染的建新化工厂不就是这种增长的又一样本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