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县太爷”何以能 “一个人带坏一座城”?

59336
“县太爷”何以能 “一个人带坏一座城”? 论级别,县委书记不过正处级,俗称“芝麻官”,但论权力,则跟一县之地的皇上似的,故又称“县太爷”。我这可不是在瞎编,不信你去仔细读读官媒“中国网事”今日刊发的“落马县委书记:只要我一张口 下面没有敢说话的”一文,你就都明白了。 “县委书记权力大到什么程度?文中引用安徽省一位落马县委书记的话说,“只要我一张口,下面没有常委敢说话的。”“我在县委书记位置上几乎感受不到约束。上级过问很少,能管但具体也管不了;同级也根本管不了。”此文还披露,虽说按分工,县委书记只负责抓全面,而不是抓全部。但实际上,他只要想管,什么都能管,都不需要找名目。比如干预房地产市场,本来县委书记不分管房地产、土地,但只要搞个联席会议制度,他就可以亲自抓、直接插手。至于一县之内官员的任用,决定权更是操在县委书记的手里。 既然“县太爷”的权力这么大,你想巴结他们的人还会少吗?当然不会! 巴结“县太爷”的首先是他们的下属。毋保良2009年担任安徽省萧县县委书记期间,正是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乡镇党委政府换届的前期准备和酝酿阶段,许多官员给他送钱送物。据他自述,这些人主要是县直机关负责人和乡镇负责人。“县直机关负责人给我送钱,有的是想进班子,有的是想调到更有实权的单位,也有的是副职想转正。乡镇负责人送钱送物有的是想进班子,有的想调县直机关权力较大的单位任一把手,也有的是想由乡镇长提任书记或副职转正。”“我推荐了一些给我送钱的干部,提拨了一些给我送钱的干部,满足了一些给我送钱干部回县直机关的要求。”对于送钱的人,“只要感觉和自己亲近,用起来得心应手,就推荐使用。” 另一拨巴结“县太爷”的人是形形色色的“老板”。据法院审理查明,刘家坤在2007年至2012年担任安徽省太和县委书记、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和情人赵某利用职权为他人在征地拆迁、房屋预售等方面谋取好处,收受6名行贿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929万余元。而这6名行贿人无一例外全是从事房地产开发和企业经营的“老板”。 因为权力实在太大,“县太爷”不但成了官员和“老板”争相巴结行贿的对象,而且他们一旦腐败,作为一个地方官员的垂范和地方政治生态的风向标,势必产生难以估量的扩散效应,甚至可能“一个人带坏一座城”。 据媒体报道,在安徽省萧县、泗县、太和等地,县委书记带头破坏规则,大肆收受钱财,使得当地官场送礼成风。每逢春节和中秋节,许多乡镇的负责人和县直机关负责人都会以汇报工作名义到县委书记办公室送钱,节前送不掉节后送,在办公室送不掉就送到家里,一次送不掉就反复送,直到送掉为止,有的干部送一次退一次,反反复复达五六次之多。 “干的不如送的”,“潜规则”驱逐“明规则”,由 “一把手”权力失范带来的这种官场逆淘汰和社会生态恶化势必导致“塌方式腐败”的发生。毋保良曾自述道:“不少人用公款向我行贿得到提拔后,就要收回‘成本’,甚至产生‘利润’,用手中的权力换取金钱。还有一些问题干部在给我送钱后,获得了我的保护,带‘病’在岗。”县委书记贪腐引发的这种“多米诺效应”,使得萧县、泗县及太和县三地成了“塌方式腐败”的重灾区,涉及官员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因为官场烂了,这些地方的社会风气也跟着坏了。 放眼今日世界,除了中国,如此奇葩的“县太爷”你还在哪见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