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爱国愤青所不知道的“国家机密”

5949

爱国愤青所不知道的“国家机密”

孟新年

 

  

党一向教育我们,中国政府旗帜鲜明的反对台独、藏独,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党一向还告诉我们,谁主张台独?李登辉、陈水扁等小人是也!谁要搞藏独?黑暗的农奴制的代表达赖喇嘛是也!总之,都是反动派。

 

党一向更教导我们,“反动派不打不倒。”所以对于这些主张独立的坏蛋,爱国愤青们当然恨不能踏上万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可是偏偏有一个叫什么郭泉的家伙,前南京师范大学的副教授,竟敢斗胆跟党作对,在网上翻老皇历,泄露了一通广大爱国愤青所不知道的“国家机密”。原来,无论是台独还是藏独,李登辉、陈水扁也好,据说的达赖喇嘛也好,都不过是小弟弟,真正的鼻祖和老大还是我们“亲爱的党”!

 

 

先说台独吧。1928年以后,党的大爷共产国际要求原来被日本共产党领导的台湾共产党转变为由“我党”领导,于是“我党”在上海霞飞路45号一家照像馆的楼上为台湾共产党拟定了一个纲领叫"三大主张":台湾民族、台湾革命、台湾独立。这是台独的第一份政党文件。

 

再说藏独。 1921年党在“一大”宣言里就明确说过:西藏,新疆,蒙古都可以从中国独立出去,加入苏联。

 

1922716,党又在上海召开了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两个宣言。在这两个文献中,党明确表达了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基本主张,即民族自决权和联邦制。宣言中说:统一中国本部为真正的民主共和国,"蒙古、西藏、新疆三部实行自治"

 

1931117,党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当天政府秘书长邓小平宣布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此"宪法"1934年正式颁布)。这一宪法的第十四条规定:"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

 

1945年,党的领袖毛泽东同志在他所作的《论联合政府》报告中认为应该让西藏实行"民族自决"

 

那么,党为什么很早就主张支持台独和西独呢?那是因为早在成立之初,党就确立了让各民族从中华民国中央政权中独立出去的"民族自决"政策。1928年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宣言明确表示:"我们只有承认民族的独立权和民族的分离权,也就是承认中国境内所有的民族都能够从中国分离出去,都能够独立并自成一国,那么我们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许多爱国愤青只知如今有台独和藏独,却不知早先还曾闹过蒙独。

 

要说党吧也确实够‘光伟正”的,不仅率先提出了台独和藏独的的主张,还曾坚决支持把曾是我国领土一部份的外蒙古从中国独立出去。

 

1921年,苏俄红军藉口白俄军队入外蒙,进军库伦。7月,在红军的支持下,外蒙古成立了亲苏的新政府,实行君主立宪制。115,外蒙古宣布成为“独立国”,建立“人民革命政权”。同日,苏联和外蒙古订立了《苏蒙修好条约》,双方相互承认为合法政府。19241126,外蒙古政府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度,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

 

1925年,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同志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代表大会,在会上代表党公开宣布赞成外蒙古独立,赞成苏联派军队驻扎在外蒙古。

 

当年,退居台湾的国民党反对外蒙古独立,另有些中国人对外蒙古独立也有看法。1949 812,郭沫若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京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中代表党反驳这种说法时说:

 

“反动分子企图煽动某些中国人的大汉族主义的感情,反对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国家。

 

  但是请问。外蒙古附属于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对于外蒙古人民究竟给了些什么福利呢?难道不是某些中国的侵略主义者,派兵攻入外蒙古,在政治经济方面压迫外蒙古人民,这才激起外蒙古人民脱离中国而独立的要求吗?我们自己在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之下差不多不能自保,难道一定要强迫外蒙古人民跟着我们殉葬吗?我们在双重压迫之下,稍微有点觉悟的人便知道要求解放,难道外蒙古人民就不应该有点觉悟,不应该有解放的要求吗?

 

  认真说,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们争气些,比我们觉悟的早,比我们更清醒地能和社会主义地苏联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帮助,而比我们早解放了。我们假如是站在大公无私的立场,我们倒应该向外蒙古人民告罪、向外蒙古人民致敬、向外蒙古人民学习的。更哪里有什么理由跟在美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反动地后面,来对苏联‘愤慨’ 呢?再请问,由于外蒙古的独立,在苏联方面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岂不是和我们一样,仅仅得到了一个邻邦?

 

  问题应该是——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前几年国民党政府派到库仑去监视公民投票的一位姓包的,事毕回重庆,曾经在报上发过谈话。‘库仑街头差不多每家人家都有了无线电。’这是国民党说的话,而且是有报可查的。在得到解放之后,外蒙古人民的生活和生产不是都已经充分地提高了吗?

 

  人民中国和人民蒙古今后应该是亲密的兄弟,我们不能够固执著那种宗主和藩属的落后观念了。那是丝毫也不足引为光荣的!

 

  今年四月,我们中国代表团到欧洲去,在捷克的布拉格参加拥护世界和平大会的时候,外蒙古代表团的团长齐登巴而先生,曾经为我们革命战争的辉煌胜利向我们致敬。他说:‘日本帝国主义在远东称霸的时候,蒙古人民是寝息不安的,今天民主中国做了东方的盟主,我们蒙古人民就可以放心了。’

 

  请看看蒙古朋友们的这种坦白的风度吧。难道我们不应该有同样坦白的气概吗?”

 

1950224,“党的喉舌”《人民日报》还发表了历史学家、中共党史专家胡华的文章,题为《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文章说,“蒙古的独立,就是在民族自决的原则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给世界的和平民主阵营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认蒙古独立,对每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只得欢呼的事。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痛恨蒙古独立,他们在当时被迫成全了蒙古独立,事后又大肆造谣,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苏联,说:‘蒙古独立是中国领土的丧失’。反动派这样说原也不足为怪,可怪的是,我们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国的情绪,似乎蒙古也非得划在中国‘版图’上不可以似的,这实在是中了大汉族主义的毒。”

 

 

在“民族自决”的问题上,党当年不仅有主张,而且有行动,堪称言行一致。

 

当年,党被迫长征后,19351月,“中央红军”进入多民族聚集的贵州地区,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就以代主任李富春的名义发表布告,号召各族人民建立苏维埃政权。同年3月,在川陕苏区活动的红四方面军发起嘉陵江战役,开始长征。长征途中,红四方面军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联邦政府。党一路上鼓励各族人民实现独立自治和建立自己的政权。

 

在这种"民族自决"政策的指引下,红四方面军在藏族聚集区建立了两个藏族政权。1935118,格勒得沙(嘉绒藏语译音,意藏族人民)共和国在绥靖县宣告成立。193655,波巴人民共和国(藏语译音,意"藏族")在甘孜县宣告成立。红四方面军关于"波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宣言"说: "我们就向全世界全中国宣布:波巴(藏族)人民共和国于一九三六年五月一日正式建立。所有藏康青的领土应当永远归波巴自己管理......千余年前,我们波巴的祖宗曾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加普帝国,包括康,藏,青海及四川,甘肃,云南各一部。这个帝国独立三百多年,卒被中国汉族皇帝千谋百计的征服了。......不甘心灭亡的波巴人民,奋起啊! 我们一定要翻身,要恢复我们祖宗所以留给我们的旧山河,要独立自由,要在世界上永远成为独立,自由的人民!"

 

当然,党后来果断的抛弃了当年主张的民族自决,转为坚决反对台独和藏独。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当年党主张和支持台独、藏独和蒙独,是因为彼时党还没有夺取政权,民族自决有利于党推翻国民党。后来情况不同了,党坐上了龙庭,民族自决不但不利于维护和巩固“党的领导”,而且有害于维护和巩固“党的领导”,党当然要反对了。试想,如果台湾和西藏都独立了,党的面子往哪搁,谁还会“听党的话”,“党的领导”还怎么坚持啊?!

 

不过,许多事情事关‘国家机密”,是你们爱国愤青不该知道的,所以党一直都没跟你们说。你们也应该谅解党的苦心,因为你们知道的事情如果太多了,有些人恐怕就不会再是“爱国青年”了。这不仅对他们的成长不利,而且对“党的事业“更为不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8/09 09:14:5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