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从贾植芳四次坐牢的经历对比所谓“新旧社会”

5956

从贾植芳四次坐牢的经历对比所谓“新旧社会”

孟新年

 

  

用捏造或经过歪曲的事实来对比“新旧社会”是共产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惯用手段之一。

 

笔者是1949年后在大陆出生的,压根没在北洋军阀、国民党时代和日伪时期生活过。从小到大,共产党一直都教育我们,我们父辈生活的那个年代是个无比黑暗的时代,是共产党领导人民驱散了黑暗,建立了“新中国”,才给我们带来了光明。想来惭愧,这套说辞我竟信了几十年。好在后来因为经历的事多了,了解的历史多了,才醒悟过来那其实都是骗人的谎言。不过,对于不同时代监狱生活的差异却是我一直不知道,也不曾关注的。日前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写著名“七月”派作家、复旦大学教授贾植芳的文章,谈到了他在两个时代坐牢的经历,恰好给我补上了这一课,让我颇长了一回见识!。

 

文中说,贾植芳一生坐过四次牢。第一次是1935年,他在北平因为参加“一二·九”运动被捕,在北平公安局的看守所里关了两个月。第二次是1945年,在徐州进了日伪监狱。第三次是1947年,在上海坐国民党的牢。最后一次是1955年,他因“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的罪名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坐了12年牢。

 

从时间上看,这四次坐牢前三次是在国民党时代和日伪时期,最后一次是在共产党当政时期。用 “党文化”的语言说,前者是在“黑暗的旧社会”,后者是在“光明的新社会”,时代不同,坐牢的生活境遇因而也呈现出鲜明的反差。

 

第一次进监狱时贾植芳还是个学生,才19岁。他回忆说,“大年夜关进去,好饭是吃不到的,一个老犯人跟我说:‘你是政治犯,受优待,吃的跟我们刑事犯不一样,看守所欺负你人小不懂事,克扣你的囚粮费。’第二次开饭了,我就把窝头、咸菜摔在地上,说:‘我是政治犯,不吃这种饭。’后来他们真的给我重新送饭来了,四个花卷、一碗米饭、一碟炒肉,还有个鸡蛋汤。”“日本鬼子的监狱可以买酒喝。上面有人来检查,看守人员就说:‘今天你不要喝酒了,上面有人来检查。’”“最后那次坐监狱,开饭的时候我挑稀饭,可以多吃一点,中午饭都是菜皮烂饭,筷子都挑不起来。”

 

记者问贾植芳“四个监狱有什么不同?”贾植芳说,“ 国民党也好,日本人也好,北洋军阀也好,可以看书,家里可以送东西,可以给看守钱让他给我买东西,可以吃大饼油条,一毛钱就给他两毛钱。人民政府不能买也不能送…… ”记者又问,“后来(指共产党当政时——作者注)在监狱里能看书写东西吗?”贾植芳说,“没有看书。”

 

巧的是,这篇写贾植芳的文章也被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看到了。大家议论起来。甲说,“你看,就是坐牢,国民党和日本鬼子的监狱吃的也比共产党好!”乙说,“没想到国民党时期政治犯坐牢的生活待遇跟刑事犯还不同!”丙说,“不知现在坐牢吃的是不是比1955年好?”才调来的新同事丁说,“我前几年因为为法轮功鸣不平曾被关进过看守所和劳改农场,吃的跟贾植芳坐牢时差不多,简直就是猪狗食。劳改农场食堂的黑板上倒是写着几菜一汤,但那纯粹是做样子,给来参观检查的人看的,从来都没有供应过。我刚到劳改农场时,就见一个劳改人员被独自一人关在一间小房子里,觉得很奇怪,后来别人告诉我,他是因为吃不饱而逃跑,被抓回来后关禁闭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在一旁一直没做声的丁不禁感叹;“没想到,连坐牢‘旧社会’也比‘新社会’吃的好!”

 

其实又何止于是坐牢的待遇呢。只要是忠实于历史事实的对比,其结果无不证明了共产党的邪恶,以及它在社会各个领域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