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透视所谓「妖魔化」:阜阳和中国

6549

透视所谓「妖魔化」:阜阳和中国

周宇新

 

  

与中国因拉萨事件和北京奥运再度成为国际媒体聚焦点几乎同时,安徽阜阳市也因为爆发手足口病疫情再度成为大陆媒体的聚焦点。这两件事看似毫不相关,但细心考量,其实却有著惊人的相似之处!在我看来,阜阳市与外界媒体之间近期发生的种种,为人们提供了观察和评价中共与国际媒体之间近期一系列冲突的一个很好的参照系,把它们联系起来进行一番比较,有助于我们更清晰的认识中共独裁政权及其党文化的本质。

 

一.将外界批评质疑一概斥之为「妖魔化」

 

20043月,阜阳市爆出震惊全国的「大头娃娃」事件。由于大量伪劣婴儿奶粉由外地流入安徽省阜阳农村市场,一度造成当地上百名婴儿患上重度营养不良综合症,成为「大头娃娃」,至少8名婴孩夭折,其中牵涉的瞒报与问责不力等问题,激起了公众的极大愤慨。原先并不出名的阜阳,因为这次「大头娃娃」事件在中国一举成名。

 

近来,阜阳市又因先后爆出法院院长多次行贿却获连任、被百姓戏称为「白宫」的豪华办公楼举报人及其部下蹊跷死亡及此番手足口病疫情等一系列震撼事件,再次成为全国舆论关注的焦点,外界媒体批评者有之,质疑者有之。

 

频曝的负面新闻让阜阳形象大受影响.。日前,以在瞒报手足口病疫情事件上遭到误解为由,阜阳市委书记面宋卫平对质疑首度开口,呼吁外界和媒体不要「妖魔化阜阳」。该市宣传部官员则抱怨这几年无论是阜阳的什么事,再小的总能被搞出大影响来,妖魔化阜阳成了某种「时髦」。

 

与此彷佛,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因为独裁暴政和践踏人权也一直受到国际舆论的批评和质疑,屡屡成为国际媒体的聚焦点。7年前,因为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开放新闻的自由度,中共获得了西方的信任,成功的获取了奥运主办权。但时至今日,中共不但没有兑现当年的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开放新闻的自由度,反而还变本加厉的践踏人权,扼杀新闻自由。今年,更公然暴力镇压藏民的抗暴运动,因此再度成为国际舆论的众矢之的。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和质疑,中共当局也以不要「妖魔化中国」回应之,指责西方媒体借拉萨事件墨黑中国。

 

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一个有诚意的政府,一个虚心的政府,在面对批评和质疑时,理应持欢迎态度,并首先审视和检查自身的不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世界上的独裁政权都是狂妄自大唯我独尊,容不得半点批评和质疑的,尤其是外界的批评和质疑,中共政权更是如此。在它的权力范围内,媒体不过是其豢养的看门狗,只有歌功颂德之义务,而无批评质疑之权力。所以享受自家媒体的歌功颂德乃是它们一向的习惯。但现在不同了,它面对的是一片批评和质疑之声,而且发声者都是超乎其权力范围的外界媒体,所不同的市是,阜阳市面对的是国内的媒体,而中共面对的是国际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在这种情况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中共对外界批评和质疑的反应可以说毫无区别,都是一概斥之为「妖魔化」,以此来回避和排斥舆论的批评于质疑。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中共政权都是典型的独裁政权。就这点而论,中国政府不过是放大了的阜阳政府,阜阳政府乃是缩小了的中国政府。

 

二.子虚乌有的所谓「妖魔化」

 

何谓妖魔化?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是也!你没有做某件坏事,媒体偏带著傲慢和偏见断定你做了这件事,带著「有罪推定」将你想像为无恶不作的妖魔,那才叫妖魔化!可外界媒体在针对阜阳的报导中存在这种问题吗?至少人们没有见到。耗费巨资建造白宫式的豪华办公楼,这是事实吧?行贿者竟然连任,这是事实吧(撤职只是在媒体报导之后)?举报者死于狱中,这是事实吧(有关部门也只是在媒体报导后才调查此事)?曝出一起起窝案串案,腐败此起彼伏,这也是事实吧……问题层出不穷、官员前腐后继,是先有问题后才有媒体的曝光,这怎能叫妖魔化?权力不受约束和肆无忌惮,行贿者竟然能够连任,举报者竟然暴死狱中,面对这一切,本地媒体噤若寒蝉,难道外界媒体也应该闭嘴,做为权力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犬儒吗?阜阳领导抱怨「有人把阜阳称为『新闻富矿』,没有新闻到阜阳就能找到新闻」。那么,为什么媒体的眼睛偏偏盯著阜阳呢?为什么到阜阳就能找到大量的负面新闻呢?

 

同样,国际舆论对中共独裁暴政的批评,包括此次对拉萨暴力事件的报导是对中国的妖魔化么?非也!因为他们所批评的独裁暴政乃是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一向存在的确凿事实,并非是无中生有的杜撰。用坦克和开花子弹血腥镇压八九爱国民主运动是事实么?将叫人向善的法轮功打成所谓「邪教」,残酷迫害上亿法轮功学员是事实么?置宪法中有关保护信仰自由的规定于不顾,非法剥夺广大家庭教会信徒信教的合法权利是事实么?还有大量不胜枚举的践踏人权的暴行是事实么?换句话说,是中共施行独裁暴政在、践踏人权在先,然后才有国际舆论的曝光和批评。他们只是曝光和批评了这些客观存在的事实,并没有无中生有的捏造什么,妖魔化从何而来?

 

就拿这次拉萨事件来说,尽管中共竭力将其歪曲成所谓「打砸抢暴力事件」,声称出动军警是为了「平息打砸抢」,但事实上不过是在以「平息打砸抢」的名义对藏民抗暴进行暴力镇压。现在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比较清楚了,三月十日一清早,拉萨哲蚌寺的五百名僧人悄悄下山来到市区和平请愿,结果被当地军警殴打,数十名僧人被抓。军警还使用催泪弹来驱赶僧人,并将哲蚌寺围困,使得寺院僧人的生活陷入困境。此后几天,沙拉寺僧人的和平请愿与抗议同样遭到了军警的殴打、催泪弹、停水、停饭,拉萨甘丹寺数百僧人、曲桑寺一百五十多尼众欲赴拉萨市和平请愿,也被武警围困。三月十四日上午,拉萨小昭寺近百僧人游行抗议连日来对哲蚌、沙拉等寺院的镇压,同样遭到武警的阻拦和殴打,和断水、断食、断电的严密包围。武警暴虐嚣张的镇压终于引发了数万民众的大规模抗议。使之成为一九八九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藏人抗议活动。由于人数众多,鱼龙混杂,抗议人群中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很快当局便派出大量军队入城镇压,拉萨到处都是军车、装甲车和催泪弹。据当地民众介绍,军队封锁了局部地段,并实施杀戮和抓捕,人们不时听到枪声。英国情报中心并且证实了达赖喇嘛的指称---中共军人假扮和尚,引发暴乱,造成数以百计的藏族死伤。可见,正是中共暴力镇压和平示威的僧人最后激起了民变,中共才是拉萨事态不断恶化的元凶爱国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法轮功学员和家庭教会信徒的合法信仰权利被非法剥夺,和平示威请愿的藏民被粗暴驱赶、殴打和围困,面对这一系列践踏人权的暴行,难道也要让国际舆论闭嘴,像中共自己的宣传工具那样粉饰太平,反之,就是在妖魔化中国吗?

 

事实终究是抵赖不了的。如同所谓「妖魔化阜阳」纯属子虚乌有一样,所谓「妖魔化中国」也是根本不能成立的。如果说真有什么妖魔化,那也是中共各级政权用独裁暴行和官场腐败自己把自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妖魔,自己把自己妖魔化了,这完全是一颗由它们自己种下、最终却又不得不自己吞下的苦果。

 

.把百姓和政府的负面形象捆绑到一起

 

当阜阳市委「不要妖魔化阜阳」的回应见诸媒体后,大陆许多媒体不约而同的指出,这是在把阜阳政府与阜阳人民混为一谈。

 

正如《妖魔化阜阳从何而来》一文所说,「阜阳官员通过『妖魔化阜阳』这个表述,狡猾地将阜阳整体形象、阜阳人的利益和阜阳市政府的负面形象捆绑到了一起,把全国媒体推到了所有阜阳人的对立面。其实,外地媒体对阜阳的新闻报导从来没有针对过阜阳和阜阳人的形象,没有说过阜阳这个地方民风如何不好,没有对阜阳人作出半点负面评价,没有对阜阳人表示出任何偏见。相反,一直以来都是站在阜阳人的权益立场进行曝光和披露的---全国媒体是和阜阳人紧密地站在一起的。」「媒体每次的批判矛头从来都是指向阜阳政府某些部门和某些官员,曝光他们的腐败,他们乱花阜阳纳税人的钱财,他们打击阜阳的举报人,他们拒不处理腐败案中的行贿者,他们漠视阜阳孩子的生命——媒体每一则报导针对的都是阜阳一个个具体的部门和具体的官员,何时给阜阳形象抹过半点儿黑,何时向阜阳人身上泼过半滴脏水?相反,恰恰是这些阜阳部门和官员的渎职、腐败和不负责任不断地伤害著阜阳人的利益,如果说阜阳形象蒙羞,也是因为某些部门和官员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媒体的客观报导。」

 

还有论者一针见血的指出,阜阳市委之所以要偷偷的把阜阳所有百姓和阜阳政府捆到一起,把整个阜阳形象与阜阳官员形象绑在一块,则是为了「将阜阳的官民矛盾偷换为阜阳与外媒的矛盾,在刺激地方排外情绪中转嫁矛盾,将政府和官员所为蒙混于所有阜阳百姓而伪装成受害者」。

 

面对国际舆论的批评和质疑,中共所采取的方法与阜阳市委可谓如出一辙,同样是在将其斥之为「妖魔化」的同时,竭力把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捆到一起,把整个中国形象与中共官员形象绑在一块。众所周知,过去也好,今天也好,国际舆论批评和质疑的向来是中国的社会制度,特别是它的政治制度,是中国大陆的独裁暴政和人权被践踏的现状,而不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和普通的中国百姓。那么,建立中国现行社会政治制度的是谁,实施独裁暴政和践踏人权的的又是谁?是中国人民吗?当然不是,而是统治大陆的中共。中国人民不但不是中国现行社会政治制度的建立者,不但不是独裁暴政和践踏人权的实施者,而且是它的受害者。事实上,当许多中国普通民众的权利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时,当他们渴望的正义在国内得不到伸张时,当他们斗不过中共的贪官污吏时,当他们无力与中共的独裁权力博弈时,他们竭力吁求国际媒体的介入,捍卫他们应有的权力。他们是绝不会抱怨国际舆论妖魔化中国的。」

 

与阜阳政府的用心一样,面对国际舆论的批评和质疑,中共之所以要歪曲国际舆论的矛头指向,一方面是为了借偷换概念来逃避责任,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藉此把国际舆论推到中国人民的对立面,通过挑拨两者的关系,煽动民族主义,抵制来自国际舆论的压力,摆脱自身的困境。

 

四.避免被频繁曝光的出路在于改变政治生态和政治制度

 

共产党最爱面子。一旦被舆论曝光丢了面子,自然万分恼火,此时又想挽回面子,于是便有所谓妖魔化的回应。但这不但不能挽回已经丢了的面子,反倒会因为自己的失态更丢面子。

 

那么怎样才能不丢面子,或者在丢了面子后找回面子呢?

 

恰如许多论者所指出的那样,媒体所坚守的原则是披露真相针砭时弊,有不正义之处便会有监督和批评。以阜阳论,这个原本不出名的地方近年来之所以一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绝非偶然。从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到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再到阜阳市原市委书记肖作新、阜阳市中级法院原院长尚军,安徽揪出的贪官基本上都出自阜阳,而且是「前腐后继」。阜阳辖下界首市法院院长何涛等人被认定行贿,竟在之后的换届中连选连任。白宫式的区委办公大楼出自阜阳,结果是违规修建「白宫」的干部安然无恙,举报「白宫」的人却在监狱中蹊跷自杀。当年,「大头娃娃」出在阜阳,而且一度被瞒报;现在,手足口病又首先在阜阳暴发,偏偏又是在十多天后才被上报到上级卫生防疫部门。也就是说,最近几年阜阳的腐败官员和负面新闻比别的地方多的多,既然如此媒体怎能不关注呢?!如果全国人民对此不闻不问,那才叫不合情理,才叫不太正常。而说到底,阜阳的腐败官员多,负面新闻多,是这个地方变异的政治生态造成的。因此,要想不被媒体曝光和批评,就必须彻底改变这个地方的政治生态。政治生态健康了,腐败官员和负面新闻就少了,被媒体频繁曝光和批评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同样,中共的独裁暴政和对人权的践踏归根到底是由其专制制度造成的,这也正是国际舆论频繁曝光和批评中共的根源所在。试想,如果中共能够仿效台湾、日本、韩国的榜样,顺应世界潮流,放弃专制独裁,实行民主制度,真正让人民享受广泛的自由权利,谁还会像现在这样频繁曝光和批评中国的人权现状呢?!

 

否则,若寄望堵住国际媒体的嘴来营造形象,那是绝对堵不住的,即使堵住了媒体的嘴,也堵不住人民脑子中对你的妖魔化想像。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