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中共秘密警察的卑鄙阴毒——《2017年,起来中国》读后之二

73198

 以亲人、亲情为要胁,是中共秘密警察逼迫异议人士就范常用的一招,也是非常卑鄙阴毒的一招。高律师在女儿上高中问题上的遭遇就是个例子。

 

2008年那会,中共打起了逼迫高律师与其合作,结成所谓“利益共同体”的算盘。北京秘密警察头子于泓源曾多次向高律师提及,如果他完全依循他的设计,他的官会越做越大,到时他们会拥有很多资源,“我们合作吧”。

 

那段时间,拦在高律师面前最现实的问题即是女儿上高中的问题,周永康及其打手们将之视为终于可以迫他俯伏在地的软肋。他们曾公开在高律师跟前调侃道:“老高有着他不同阶段的‘七寸’,过去是老太太(指我母亲),现在是俩孩子。”

 

“我们不可能永远悬而不决。”于泓源有一次在和高律师谈话中肃然以道。

 

“我这里从来不存在悬而不决的问题,悬只在你们那里。只要我一家还能有基本的生活空间,孩子们也还能正常地去上学,我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我愿意为他们苟活着。你若非要改变现状,而朝着你期望的方向的改变是没有零以外的概率的。我清楚你在想什么。”高律师也介面肃然道。

 

然而,高律师的决绝并没有使对方死心。为了最终达到让高律师与自己合作的目地,当局抛出了三大“诱饵”:一是要把高律师大哥家的一个儿子安排在公安系统;二是给高家批一个煤矿(那时段高律师的表弟想在北京活动批受煤矿开发,引起了给批个煤矿之说);三是孩子在北京上最好的学校,将来工作安排全由政府操办,可立即把全家户口转至北京(于泓源曾不止一次说过“这是咱系统能办得了的小事”)。但前提是高律师必须“填个表改变身份”。秘密警察孙荻在跟高律师提这个要求时往往会接着再加一句——“愿做官的话,警衔远在我和老于之上”。说完,他便死死的盯着高律师的眼睛。

 

谁知高律师依然不为所动。他提醒对方:“共产党政权在过去六十多年里,作为一个庞大而现实的存在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组成他庞大系统的无疑都是中国人。作为个体,我不认为人人都无耻,个个都不光彩,但那里面绝不能有我,至少已经成了今天的我。”

 

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高律师多次跟当局强调:如果你们不从中作梗,我有条件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可秘密警察却蛮横的告诉他,“绝不”允许他自己解决,只能由政府来解决。说要将他的问题打包解决,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们会下档专门解决,给俩孩子安排最好的学校。他们多次来讲:“老高,政府的正式档都准备好了,你们附近的最好中学是十七中学,只要你一句话,不光他们的上学,今后的工作安排政府都全包。” 说白了,还是逼高律师入伙,成为“利益共同体”。

 

由于高律师始终拒绝“入伙”要求,女儿在北京上学的问题因为秘密警察的阻扰一直得不到解决,即便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让女儿去北京以外的地方上学,结果仍是一筹莫展。试想,有秘密警察从中作梗,这个问题怎么可能解决呢。

 

到外地寻梦的期望破灭后,孙荻给高律师打来电话,说:“不要去外地折腾了,没有用的,回来吧,还是我们帮你解决吧,而且是一定能够解决的。”

 

就在这个万分危急的时候,幸得法轮功学员的无私帮助,高律师夫人耿和与两个孩子成功逃离中国抵达了美国。事情被秘密警察发现后,他们暴跳如雷,再次绑架了高律师。

 

接下来,两个孩子再次成了当局要胁威胁高律师的砝码。

 

一位秘密警察对他说,别以为逃出去就万事大吉了,“你也太小瞧共产党了。你不管逃到哪里,我们照样能找你事,说明了,没有我们的拳头构不到的地方。在国内,你们在我们手心上;在美国,她们同样在我们的手心上。你那俩孩子在国内,我们的手段只是小打小闹,说白了也就只是恶心恶心你们;你别以为到了美国就安全了,老高我明确地提醒你,你的两个孩子在美国能不能安全的事,我们很快就会让你知道我们的手段。我可以再给你明确一步,这俩孩子在国内,我们是不会要他们的命的,到了美国,我们不排除进一步的考虑。”这个秘密警察滔滔不绝说了半天,其中心内容无非就是他们要伤害高律师的两个孩子,且实现起来易如翻手,而避免这祸事的唯一途径就是高律师“成为我们或成为我们的朋友”。

 

在谈话过程中,高律师至始至终不复一言。对方问:“怎么不说话呀?连儿女都不在乎,就是你们这种人的德性。连儿女都不管的人就不配做人。”在他一再催促下,高律师只好回答他:“你们要施行伤害我俩孩子的壮举,我的表态并不是必经程式,听你的口气是易如翻手,也就是说你们不大会需要技术支援。我的确本不打算跟你说什么,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大,实在是因为你太卑下。其实,你给我喋喋不休讲了半天,如果我的俩孩子活在这世间,与你们政权的美好有碍,除掉他们就是了;而把除掉孩子的事非要事先说与他们的父亲,不管有多高尚的裹饰,究竟还是脱离不了卑鄙一途。”

 

高律师的话可能使他很惊异,他竟一脸诧愕地盯着他,足有三分钟。

 

秘密警察的逻辑真是匪夷所思,明明是他们毫无人性可言,在拿孩子要胁威胁高律师,却说高律师不肯屈服就范是“连儿女都不管”,“不配做人”。要说不配做人,还有谁比卑鄙阴毒外加下流无赖如此的他们“不配做人”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