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兽心人、人形兽” ——《2017年,起来中国》读后之五

73402

 在《2017,中国起来》里,高律师极为详实冷静的记述了近十年中他受中共迫害的噩梦般经历,而在这当中直接加害于高律师的则是形形色色的专制权力的鹰犬,他称他们为兽心人、人形兽

 

在谈到这些人时高律师说:我称中共为‘黑帮’,有些绅士雅人可能会认为我是情绪化,你们去体验一番这种经历,在这样的过程中,除了语言和人形外,你再不能看到纤毫人类群体的痕迹,更别说是政府。想象中的地狱成了活的现实,他们总能有效切断与活人世界的一切联系。那些‘国家工作人员’,衷心地执行着那些反人性的制度要求,人都成了兽心人、人形兽,没有比这更恰切的说法了。

 

可见,高律师之所以将专制权力的鹰犬称为兽心人、人形兽,是因为他们忠实的执行着中共 “反人性的制度要求”,“对外尽讲人话”,干的却是连畜生都不干的事 人的语言、人间的理在他们身上不起任何作用,“人性在那样的过程中是没有一点点力量的,不会有任何人会在乎人性。”说到底,他们就是一群未脱离野蛮的生物人。让高律师倍感沉痛的是,“在中国,总有一群一群的这种人在亢奋中施行着这愚昧的野蛮。总有一群这样的人在背对着自己的公民,在背对着外部文明世界的地方,不知疲倦地干着这种有损人类声誉、弃毁着民族文明前途的事。”

 

在《2017,中国起来》里,这样的兽心人、人形兽可谓俯拾即是,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下面这两个人。

 

一个是生就一付俊俏面容的年轻打手。

 

高律师在描述此人时说:他带着一副很秀气的眼镜看上去像个大学生。他要不是在那种场合,坐在那里即可滋荣异性的审美情趣,真能给人一种静的、无声的美好。那段时间,我常看着他遐思,人真是复杂,一种美好和一种邪恶可以如此被同一个人拥有,且从他那里看不出任何冲突。我有时幻想着他能是一个有审美能力的人,他若镜视自己后,应该能增加些他心里对美的认识和信念,或许美感能多少柔化他的人性,在他的生命里培蓄并生长起美,而生成起明亮的心理,进而生成起人性的善,我甚至有过与他谈谈的冲动,可他的美好仅止于外表。

 

就是这样一位靓仔,在殴打高律师时却是格外的凶残、冷酷和主动,这一切与他俊秀的面容形成了“太令人惊悚的反差”,令高律师震惊不已。

 

有一天,是星期天,他可能要出去,换了一身黑西服,皮鞋锃光亮闪,头上饰了亮黑的润发物,一进门,使人眼睛豁亮,他这一身全盘西化的打扮,加上他的面容、眼睛,三样一体,动、静中都显出了美的和谐与和谐了的美。高律师就在想,他若站在那个公共汽车站,在静中等候,没有一个人会想到他那美靓人相的背后包裹着凶残和恶。果然,

临走时几拳他打得高律师眼睛、嘴里流了不少血,眼睛十几天后才能看清东西。第二天一见高律师,他又劈头一句:“眼睛怎么伤的?”

 

论邪恶歹毒可与之比肩的是一位负责看管高律师被他称为“娘娘腔”的秘密警察, 他给高律师留下的痛苦记忆尤为难忘,因为他竟然不许高律师解大手

 

“娘娘腔”曾指戳着高律师说:“高智晟,在我的班上,你可别拿自个儿当人,你丫的要是还记着自己是个人,就有你丫的苦吃。”

 

一次,正好是他值班,到了高律师规律性的解大手的时间,他提出要解大手。

 

“娘娘腔”眼睛一瞪,骂开来:“我说过啥来着,你丫的把自个儿当人啦?上厕所?忍着,在我的班上,你丫的别想这个,美死你,解手?解手那是人的事,你是人吗?”

 

“不允许解大手的事还从没有发生过,便是畜生牠也得排泄,这只和生命有关而与政治无关涉,你不允许我上厕所,不应该创下这种反人道纪录,这对你个人也绝不是一个光辉的纪录。”高律师提出了抗议。

 

“你妈X,你是什么臭狗屎?你丫配来教训我?我他妈就清楚地告诉你,在我的班上,忍着,别丫的自找苦吃。什么人道?你配吗?”他骂道。

 

“可便是反革命分子、反党分子,他终于还是要解手的,你不正用人类语言而不是畜类呼叫与我对话吗?”高律师说。

 

“大爷我懒得与丫的瞎掰逼,不让你去就是不让你去,再他妈嚷嚷抽丫的!”他大怒道。

 

无论是靓仔打手还是娘娘腔,抑或他们的同类,可以说无一不是中共专制独裁制度孕育的蛇蝎,也无一不证明了这一制度的冷血与邪恶。(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