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首页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博客分类  >  其它
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  >  大陆时评
这样的政府当政,中国会有希望吗?

7666

这样的政府当政,中国会有希望吗?

周宇新

 

“江苏响水县上访者被抓进学习班流亡8个月”,330《中国青年报》刊登的这篇报道,从一个侧面生动地再现了大陆当下真实的政治生态。不同的读者从不同的视角出发,肯定会从中看到不同的东西。我看的是一个满口谎言的典型无赖政府。

 

新闻的主角是江苏省响水县残疾退伍军人王信书,这位今年57岁的汉子曾在1979年那场所谓的“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流过血和汗,按说是政府的“功臣”,可政府不但没把他这样的“功臣”当回事,还不给他好脸色看。

 

20071224,因为房改的房屋被原单位响水县糖烟酒公司收走,王信书到南京上访。在大陆,政府虽然名以上允许公民上访,并设有各级上访接待部门,法律也承认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但实际上上访特别是越级上访是一个很犯忌讳的事。这不,王信书便因此得罪了当地政府。对付象王信书这样的上访者,地方政府惯用的招数除了把他们送进精神病医院,就是办“学习班”。当局也知道这样的非法“学习班”见不得人,没有人愿意当傻瓜自愿进去“学习”,于是他们就骗,编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你骗进去,王信书就是这样上当的。

20071229下午,响水县人民法院法官陈晓军和一名法警找到了王信书,说让他到法院去解决房子问题。但上车后,王信书发现车并不是往法院方向开的,结果,他被送进了郊外的一个高墙大院里,一名保安搜走了他的小灵通、通讯录、残疾人证、700元现金,还抽走了他身上的腰带。王信书被带进了一个房间,一张床,一床很薄的被子,铁门,没窗户,门上有个洞,用来递饭菜。“就是让你写保证书,不要再去上访。”保安告诉他,随后,铁门“咣当”一声关上了。到这时,王信书才明白,他被政府关进了“学习班”。

 

美其名曰“学习班”其实是变相的监狱。王信书向记者描述了自己在里面的惨状:一个人在房子里,上头有两盏日光灯没日没夜地亮着,一日三餐,每次一小碗,早上吃的是山芋粥,稀得像水一样,山芋是两头的老筋,中饭和晚饭基本上都是半碗小瓷碗的米饭,再加点白菜,一天只给一次水。一次,他问保安要水喝,却引来一顿打。有好几次,他一边吃,一边流着眼泪,因为他实在咽不下去。“这些在家里都是给猪吃的!这点饭能保证我不被饿死。”一天被允许上两次厕所,每次都有两个保安紧紧跟着。在大院里还关了两个老太婆,但都不能互相接触。压抑和孤独让王信书抓狂,他只好在房间里跑步来打发时间,甚至想过撞墙自杀。

   

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非人生活,王信书只得从“学习班”逃走。一连8个月,因为害怕泄露行踪被抓回去,王信书不敢给家里打电话。从冬天到春天,再到夏天,从苏北乞讨到苏南,他觉得自己活得像只“惊弓之鸟”。

 

不见王信书回来,一家人开始寻找,找遍了所有战友、亲戚的家,都不见踪影。大半夜,妻子姜云找到王信书的单位,老板张兆标才告诉她,王信书下午被法院带到“学习班”了。姜云从张老板那里出来就去了法院。“结果,法官陈晓军坚决否认王信书曾被他带走。让我去找民政局,响水县民政局也不承认王信书在上访学习班‘学习’。”她去公安局报案,公安拒绝立案,让他们去找信访局。姜云说,她在熟人指点下,终于找到了关押王信书的地方,但保安拒不承认王信书在里面。就在王信书逃走的当天,她再次来到“学习班”,仍然没有得到肯定答复,有一次反而遭到保安的殴打。王信书失踪几天后,中国青年报记者曾多次联系响水县人民法院和民政局,陈晓军等人均不承认抓走了王信书。姜云说,她曾连续三次来到响水县法院,一位副院长对她不理不睬,最后还说:“我早就跟你们解释没有这个事,如果你们再来就把你们抓起来。”在8个多月时间里,王信书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姜云哽咽着说:“我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打击,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堂堂政府部门,不但把上访者关进“学习班”后不通知家属,而且在家属自己得知事情真相后来找人要人时,竟还厚着脸皮一个劲地否认自己知情。恶行败露后,他们就这样是用谎言来掩盖真相,蒙骗他人的。他们没觉得这有什么丢人,他们早已习惯于此了!

 

一个月后,当《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响水县法院和民政局时,当初把王信书骗进“学习班”的法官陈晓军终于因为抵赖不过去承认人是他们抓的,但已经送给了民政局,民政局则宣称他们并不是抓王信书,王信书在参加民政局的“上访学习班”教育活动。

 

“学习班”是怎么“教育”上访者的?王信书回忆说,200817日上午,“学习班”负责人杨亚宝把被关押的三个上访者叫到办公室,开始给他们上课。在谈话中,他告诉他们,交一万元押金,写个保证书保证不上访了,然后算上这边两百元一天的伙食费,就可以走了。  可王信书哭诉说,家里困难,实在没钱。结果,杨亚宝说,那你就只好继续蹲了,说完他就转身走了。瞧,响水民政局竟把这样的恐吓也叫“教育”,这谎是不是扯得也太大了,天下哪有这样霸道不讲理的“教育”?!

 

更无赖的是,225,当记者陪同王信书找到信访局拿扣押物品时,响水县信访局调处分流科科长杨亚宝竟对王信书说,我们对你非常好。”他问王信书说:“有没有对你不文明礼貌,我们有没有打过你?” 杨亚宝否认自己是“学习班”负责人,他说:“我仅仅是在那边为他们服务的,为他们饮食起居每个方面服务,我们给他们宽松的环境,他们非常自由,没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饮食很好,很自由,包吃包住。”

 

明明是侵犯人权,行政违法,却说是为上访者“服务”;明明是变相囚禁,却说是“我们给他们宽松的环境”;明明是没有人身自由,却说是“非常自由”;明明吃的是猪狗食,却说“饮食很好”。还有什么比这更精彩的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吗!

 

那么,举办这样的“学习班”究竟又是哪级政府的主意?记者曾几次采访响水县民政局,对方均表示举办这个学习班是根据省里文件,并不违反规定。可是,江苏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却说,“省里并没有这样的文件”。一个是上级部门,一个是下级单位,说法却互相矛盾。显然,不是响水县民政局在说谎,就是江苏省民政厅在骗人。

 

纵观有关政府部门处理王信书上访事件的整个过程,贯彻始终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骗”——先是把王信书骗进“学习班”;接着,当王信书的妻子来找人时,又骗她说不知道情况;再后来,当记者接到王信书的投诉前来采访时,骗记者说“学习班”是在对上访者进行“教育活动”。而且,骗得是如此的冠冕堂皇、振振有辞和不知羞耻。这样的政府不是一个典型的满口谎言的无赖政府又是什么?!

 

更可悲的是,这决不是响水一地的特殊情况,而是当今大陆的普遍现状。

 

这样的政府当政,中国还会有希望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